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黨建動態 正文

                                                                        1966年,她收到了錢學森的親筆回信

                                                                        發布時間:2021-04-02    信息來源: 中國航天科工六院

                                                                        “楊佩娟同志,你的來信已經收到了……只要堅持在工作中學習,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勝任目前的工作,并且做出自己的貢獻?!?/p>

                                                                        最近,有著41年黨齡的楊佩娟在整理過去留下來的舊物。這封錢學森寫給她的信被又一次拿了出來。

                                                                        楊佩娟第一次拿到這封信是在1966年,剛工作沒多久的她給錢老寫信訴說自己的困惑:自己大學所學專業與工作內容對不上,怎么辦?

                                                                        令她沒想到的是,竟然收到了回信。后來,她也果然像錢老信里期望的那樣,不僅勝任了自己的工作,而且為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去這個學校吧,國家在科技方面需要人

                                                                        工作之前,楊佩娟在中國科技大學學習物理力學專業高壓固體專門化方向?!翱赡苷衅傅娜寺犨@專業名字覺得和固體動力很相近,就把我招去了?!睏钆寰暾f。

                                                                        在中科大上學時,楊佩娟專業課上學習的是《物理力學講義》這本書,是從原子、分子這樣的微觀結構來研究物質在非常態下的宏觀性質,理論性很強,在楊佩娟工作后進行固體推進劑研究時確實派不上用場。

                                                                        但《物理力學講義》這本書的作者就是錢學森。1958年,錢學森以力學所研究所所長身份參加了中國科技大學的籌備委員會,又與力學系副所長郭永懷合作創建了化學物理系。1960年,17歲的楊佩娟高中畢業,報考了中國科技大學的化學物理系。

                                                                        楊佩娟(一排右二)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畢業照。

                                                                        楊佩娟從小在上海弄堂里長大,學習一直很好,用現在的話講,是公認的“學霸”。填寫志愿時,班主任讓她報清華大學,另一位老師讓她報中國科技大學,告訴她這所大學雖然剛成立沒多久,但它是由中國科學院研究所的科學家倡議建成的?!叭ミ@個學校吧,我們國家在科技方面很需要人?!本瓦@樣,楊佩娟把中國科技大學填為了第一志愿。

                                                                        自己做主填了志愿后,楊佩娟沒敢跟父母說。那時,家里人都以為她會報上海的學校?!霸诨疖囌舅臀胰ド蠈W時,媽媽不停地掏出手絹擦眼淚?!睏钆寰曛两裢涣四且荒?。

                                                                        塞北風沙里的上海姑娘

                                                                        1965年,第七機械工業部(簡稱七機部)正式成立。我國首個固體火箭發動機研究院——七機部第四研究院也搬遷到了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遠郊區,建立起了新的研發生產基地。

                                                                        也是在這一年,楊佩娟大學畢業,來到七機部第四研究院。這次,她又是瞞著父母自己打定的主意?!霸谲囌?,我媽媽又哭了?!睏钆寰晷χf。

                                                                        畢業后分配工作單位時,楊佩娟有不少選擇,但她決定去內蒙古:“哪里最艱苦,哪里最需要我,我就去哪里?!睆拇?,她扎根在塞北,再也沒有離開。

                                                                        “前幾天的沙塵暴,好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像我都習慣了?!睏钆寰暾f。當年她剛剛來到內蒙古時,也是看著漫天的黃沙瞪大了眼睛。

                                                                        從上海到內蒙古,像是兩個世界。在上海,楊佩娟家住在靜安區南京西路的張園,現在“流金淌銀”的南京西路在當時也是上海最繁華的地段之一,張園弄堂的石庫門上雕著西式雕花,上學路上會路過戲院、電影院、舞廳、成衣坊……工作后,大家總是叫她“上海姑娘”。走在田野的泥地里,“上海姑娘”楊佩娟動不動就“啪”摔一跤——來內蒙古前,她甚至沒怎么走過土路。

                                                                        一個問題的答案

                                                                        生活上有多苦,楊佩娟都不在乎。她著急的是自己來到內蒙古,是想用所學為國家做貢獻,卻發現使不上勁兒——大學學習的專業跟實際工作需要不對口。

                                                                        自己能勝任這份工作嗎?迷茫中,她給七機部的領導、自己大學專業方向的開創者錢學森寫信訴說苦惱,沒想到竟然收到了回信。錢學森在信里說:“我們在大學里所學的那一點東西,比起事業的需要來,是很不完全的,也是很不足道的,大量的知識點只有在實際工作中才能學到?!?/p>

                                                                        “可見錢老多么關愛青年科技工作者?!敝两?,楊佩娟還是很驚訝自己真的收到了回信。這封信也給了她極大的鼓勵,從此,邊學邊干成了她的工作常態。

                                                                        楊佩娟從事的是固體動力推進劑配方研制的質量控制和性能測試及性能預先研究工作,這項事業雖然艱難又危險,但使命重大。

                                                                        1990年,工作中的楊佩娟。

                                                                        1969年,一個重要的任務交到了楊佩娟手上。當時有很多燃料需要鑒定性能,需要有一個自己的試車臺,在經費和物資都很短缺的條件下,楊佩娟組織大家去各個廠區“撿垃圾”,把一些別人廢棄的設備和材料撿回來。用它們,她真的帶著大家搭建出了一個試車臺。

                                                                        1978前后,楊佩娟(右一)和同事在內蒙南地試驗區。

                                                                        這個試車臺剛建沒多久,他們就接到了任務——配合東方紅一號衛星第三級發動機中的一個燃料配方的研制,報出所需的性能數據。

                                                                        一個又一個這樣的任務,一次又一次廢寢忘食的研究,扎根塞北草原40多年,楊佩娟成為了我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分析測試領域的專家,先后獲得國防科工委科研成果三等獎1項,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三等獎2項,國內外核心期刊發表論文10余篇……

                                                                        楊佩娟在中科大上學時,學校里群星薈萃,匯聚了錢學森、郭永懷、錢三強、趙九章、嚴濟慈、華羅庚等一批科學家,看著他們,她總想:“他們怎么能做得那么好,給國家、給人民作那么大的貢獻,我能像他們一樣嗎?”

                                                                        楊佩娟近照

                                                                        現在,這個問題有了答案?!耙粋€人能力是有大小的,但人活著要把自己的價值發揮出來,”77歲的楊佩娟說,“我想,我的一生獻給了祖國的航天事業,我的價值也充分發揮出來了?!?/p>

                                                                        錢學森寫給楊佩娟的回信全文如下 ↓↓↓

                                                                        楊佩娟同志:

                                                                        你的來信已經收到了。

                                                                        你在畢業后,參加了四清運動,在解決為誰服務的問題上認識有了較大的提高,覺悟到一定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黨叫干啥就干啥,應該努力把現職工作做好。這是非??少F的,希望你珍視這種進步,在今后繼續堅持活學活用主席著作,既把自己作為革命的動力,也把自己作為革命的對象,不斷地改造自己,為我們的事業做出很好的貢獻。

                                                                        你在來信中提到了專業不對口的問題。我們只有認真遵循主席的教導,才能正確對待這個問題。毛主席一再教導我們,要在游泳中學會游泳,“從戰爭學習戰爭”。他早就說過:“讀書是學習,使用也是學習,而且是更重要的學習。從戰爭學習戰爭——這是我們的主要方法。沒有進學校機會的人,仍然可以學習戰爭,就是從戰爭中學習?!蔽覀冊诖髮W里所學的那一點東西,比起事業的需要來,是很不完全的,也是很不足道的,大量的知識點只有在實際工作中才能學到。這就是主席教導我們的“使用也是學習,而且是更重要的學習”、“沒有進學校機會的人仍然可以學習戰爭,就是從戰爭中學習”的道理。受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或者專業訓練是否對口,不是能否把工作搞好的主要因素。決定的因素倒是能否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并遵循主席的認識論在游泳中學會游泳。蔡祖泉同志就是一個突出例子,他沒有機會進學校,更談不上受專業訓練,但是他卻攀登上了世界科學的高峰。

                                                                        你已經有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決定,又受過一定的基礎訓練,只要堅持在工作中學習,我相信你一定能很快勝任目前的工作,并且做出自己的貢獻。

                                                                        此致

                                                                        敬禮

                                                                        錢學森

                                                                        1966.11.29


                                                                        (來源/中國航天報   編輯/任偉)

                                                                        今晚英超直播